企业招商网
总站
[切换城市]
免费发布信息
    您所在的位置: 总站首页 > 河南企业招商网 > 商丘企业招商网 > 供应信息 > 医药、保健 > 其它

6商丘爱德阳光心理咨询中心咨询手记:或许我们的肩膀 ,承担不起天长地久的重量

6商丘爱德阳光心理咨询中心咨询手记:或许我们的肩膀 ,承担不起天长地久的重量
商丘爱德阳光心理咨询中心咨询手记:或许我们的肩膀,承担不起天长地久的重量 倾诉地点:商丘阳光心理学校心理咨询部(咨询电话:0370-3399555) 采访人:晚报记者吴海良实习生郭焕焕 倾诉人:亦然(化名)女25岁 心理专家:石途 “我把海棠连根拔起,光秃秃的枝丫,没有一点疼痛的意识。原来所谓的地久天长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。”沉默了许久之后,亦然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。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的午后,我们相对而坐。她始终微笑着,仿佛她不曾爱过、不曾痛过。而我突然觉得自己的笔尖很沉重,面对这样一个至情至性、挚爱文字的女子,我害怕我的语言太轻太轻,载不动她所有的感情… … 冬日的风总是那样不解风情、狠狠的刺痛每一寸肌肤,不过阳光很好、静静地洒满湖面。亦然说她喜欢水,想把倾诉的地点定在南湖边。下午两点亦然如约而至,洁白的羽绒服一尘不染,深栗色的头发发梢微卷,静静地笑着,纯净、淡然。 相识始于文字 我和他相识,始于文字。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同学,因为看过我写的一篇散文,偷偷地记下了我的电话号码。当时又不敢给我打电话,就天天给我发短信。当时,我刚从商丘师院毕业,在市里的一家私立教育培训机构工作。其实他的文字很美、感情质朴,不过他似乎很自卑,总是小心翼翼的接近我,仿佛害怕我随时会被他吓跑似的。 我是一个古典传统的女孩,总觉得爱情应该是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那种,朋友们都说我太理想主义,可我依然我行我素。所以当身边的好朋友都成双成对地醉心于爱情的时候,我依然我钟情于文字、浅吟低唱。凌晨四点,我似一株静默的海棠,在漆黑的夜里肆意地绽放,让所有的情感在指尖自然地流淌。我知道远方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注视着我,只是他不走近,我亦沉默。但他的出现的确让我的心里第一次掀起了涟漪,虽然没有见过面,可我坚信一个对文字如此看中的人,一定会珍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 “如果你是江南的采莲女,我是不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?如果你是贪玩的孩童,我是不是你遗失的那颗弹珠?如果你是面壁修行的高僧,我是不是萦绕你身旁的那一柱香?”他的文字仿佛让我在浮躁的生活中看到了一片宁静的净土,与他的交流,像在一片宁静祥和的美景中畅游。 相爱于电话情思 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,我足足屏声静气呆了一分钟。没有惊讶,但那一刻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。他的声音很特别,像一个文弱书生温柔无骨、但又透着一股不可驾驭的阳刚之性。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一向高傲的我,竟然被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征服了。 起初,还是有一点点担心的。在我的意念里,这辈子只谈一次恋爱,而对他我却一无所知。可是,他的呵护逐渐消除了我的担心。每天在他的电话中醒来,在他宁静的文字里入睡,我似乎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 “如果我能,我定要把你变成春日枝头上的那片鹅黄,翘首抬目都有你相伴;如果我能,我定要把你变成夏日含羞的荷花,清水芙蓉才是你最好的名称;如果我能,我定要把你变成秋风中潇洒的雏菊,清香淡雅中有我把酒的倾慕;如果我能,我定要把你变成冬天里飞舞的精灵,晶莹剔透才是你本来面目。”喜欢他的文字,更爱他的思想。 随着了解的深入,对他的思念是与日俱增。他大我三岁,家在豫西一个小县的偏僻农村,家里条件并不好,一直是自己一边打工一边读书。对我他却从不吝啬,哪怕饿着肚子也会把最后十块钱用来给我打电话。我们偶尔有一些分歧,无论我怎样任性,总是他先向我承认错误,然后想尽办法逗我开心。他是一个精打细算的人,视时间如生命,他会算好时间5分钟穿越几个交通灯,却抱着电话和我说一个小时也不能尽情。特别在我生病的那段日子,为给我打电话不知他饿了多少次肚子,连照顾我的妈妈都笑他“我自己的女儿,他竟比我还上心”。 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如此期盼生活,会深情款款的和一个未曾谋面的人一起憧憬未来;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如此依恋一个人,会如此迅速陷入感情的漩涡。我们一起谈诗论词,一起编辑最美的文字。我喜欢海棠,他承诺为我建造一座书房,在院子里亲手植满海棠,日日“读书消得泼茶香”。 我把他当成了真爱 2007年12月31日,他决定来看我,火车快到站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“近心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”。或许当时在我们这车站下车的人不多,我们一眼就认出了彼此,他站在不远处对我微笑,傻傻的像个小孩子。没有拥抱、甚至没有言语,然后我们一起往回走。说实话,他长得并不帅,一身破旧的衣服已经失去了原来的色彩,可是见到他并没有一丝的失落,反而感觉很亲切,像几千年前就已经熟识的友人。所以当他小心翼翼地牵起我的手时,我只是微微一笑,说了一句话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我的话似乎给了他勇气,我的手被他紧紧握在手心。 我的执着并没有改变家人朋友对他的看法,朋友们都笑我是不是吃错了药,一个挨一个地给我做思想工作;以前对他印象颇好的母亲,也劝我再认真考虑一下。可是我还像得了宝贝似地快乐,我们像所有的恋人一样一起散步、亲吻,我带他穿越古城的大街小巷,尽量呆在不用花钱的地方。因为我知道来看我一次,对他来说已经捉襟见肘,我不想让我爱的人为我为难。 2007年春节,我和他一起回家,他家在偏远的农村,一路的颠簸他始终把我的手揣在怀里。我也很坦然的接受他的一切,因为我爱他,哪怕粗茶淡饭、洗衣做饭我也心甘情愿。他家人对我很好,从未下过厨房的我,乐呵呵的帮他妈妈烧火做饭,尽可能的让自己融入那个家庭。看着我不小心被火烧得起泡的手,他心疼地对我说,将来一定让我过上幸福的生活。 他说他真的累了 都说“愈容易得到的东西,就愈容易失去”,起初我是不相信的。虽然我们的爱情很仓促,但当我决定去爱的时候,就决定用一辈子去守候这份爱。可是当他告诉我他累了的时候,我还是决定放手。或许我们稚嫩的肩膀,真的承担不起天长地久的重量…… 2008年5月12日,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,汶川地震让每一个人认识到一定要珍惜眼前的人。那天阳光很好,空气很凝重,只有无才思的杨花漫天飞舞,似乎要给沉闷的空气增添一点活力。我却一个人站在阳光下瑟瑟发抖,那天他只用一条短信彻底结束了我们的爱情:“我真的累了,我们还是分手吧。” 其实,真的分手之前,我们也试着分开过一天,那时我们都意识到太亲密的联系会耽误太多的时间,毕竟我也不想做祸水红颜。可是我们只坚持了一天,晚上就忍不住打通了电话。那是他还慨叹:不知何时,两个相距甚远的人已经盘根错节牢牢地长在了一起。 我一直以为那次他是在和我开玩笑,只是一时压力太大,需要放松。我也一再要求自己大度一点,尽可能的理解他的处境。那段时间,他像在我的世界消失一样,没有电话、没有短信,无论我怎样频繁地拨打他的电话,他也一概不接;我们共同经营的开心农场,长满了杂草,我最欣赏的文字再也没有更新。可我依然傻傻的等待,等待他有一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 直到有一天,我发现一切都改变了,他的空间里再次出现了美丽的文字,只是那些文字已与我无关。朋友告诉我,他有了新的女朋友。曾经最珍爱的文字,成了对我最大的讽刺;曾经倾心构筑的美丽图景,也不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幻影。我的世界突然变得很安静,甚至忘记了怎样去心痛,茫然不知该怎样弥补心中那个巨大的洞。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?难道这就是我期待的唯一的爱情?如果注定会有心痛,我为何可以接受的这样平静,虚幻的景色被演绎得天衣无缝。 走到了尽头,却没有伤心的理由 许多的事情,总是在经历过以后才会懂得。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方知情重。一如感情,痛过了,才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;傻过了,才会懂得适时的坚持与放弃,在得到与失去中我慢慢地认识自己。其实,生活并不需要这些无谓的执著,没有什么就真的不能割舍。 当自己的爱情已经渐变成安静而忧伤的伤口时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没有当时以为的那么重要了。生活还是要平淡地过下去,虽然心情已经回不到相遇以前的安宁与平静了。曾经的坚持与信念在一次一次的失望之后已经变的一碰就碎,只需要呼吸的力气就可以让其飞灰湮灭。一切都消散以后,才发现没有他,自己其实还是可以活下去,一样可以呼吸,一样可以在人前开心嬉笑。只不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发现自己努力想要遗忘的一切,不过就是那轻微的心痛,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那么,长久的坚持与担心也只是自己想要的付出。我总是那么的任性,真的太累了,当我鼓足勇气放开自己,放开对方的时候,我才发现,生活中根本没有什么天长地久,我的坚持不仅伤害了自己,也让别人伤痕累累。沧海桑田,一切都可以改变,或许放开彼此是最正确的选择吧。长久的冰川时代都会过去,更何况是将一个人忘记,长长的时光河流可以把一切都抹去。 “我把海棠连根拔起,光秃秃的枝丫,没有一点疼痛的意识。原来所谓的地久天长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。”亦然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,脸上的微笑纯净、淡然。 记者手记: 听完亦然的倾诉,记者也长舒了一口气,为她的转变。失恋是痛苦的,无论是你是多么看得开,只要你曾经对这份情投入了进去。但是有时往往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因此伤心总是难免的。如何应对失恋,心理学家或许有更多的研究。在此,记者只想说,有时放手何尝不是一种美丽。没有过不去的坎的,曾经的山盟海誓,也会被岁月淡化成一页白纸。看开一些,因为平平淡淡才是真。 心理专家石途点评: 优秀的文学作品,需要丰富的情感所支撑,所以当亦然初涉爱河时,充满了柏拉图精神恋爱。从她选择的倾诉地点南湖,映射出她心理的“纳西斯”情节--少年纳西斯爱上自己倒影的自恋。她被同样气质的他吸引,实际上只不过爱的是自己的优点,精神城堡的亿万富翁往往会在现实中受挫--文学高于生活,但无法超过一定的度。关于失恋的解读,文学和心理学的不同是:文学是对现实生存的精神超越,而心理学是对精神世界和现实存在的关联。 爱德阳光心理咨询中心石途简介: 中科院“中国心理咨询师精英工程”成员 河南省心理学会常务理事 商丘市心理学会常务副会长 商丘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商丘市阳光心理学校校长 阳光校址:长江路市药监局三楼东(一高分校对面) 联系电话:0370-3399555
(联系我时,请告知从企业招商网看到的信息,将获得最优质服务)
  • 【公 司】:商丘心理协会
  • 【联系人】:石途
  • 【电 话】:
  • 【手 机】:
  • 【传 真】:
  • 【邮 箱】:
  • 【地 址】:
ZUOSHOU@sina.com
赞助商链接
推荐信息
赞助商链接